關於部落格
再一次的命運交錯,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─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─
  • 3326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Fate/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二話『起始的交響曲』D Part

一為奉獻聖杯之聖鑰。

一為守護聖杯之利劍。

原本躺在兩個保溫箱內的她們、正是『女武神計畫』的雛型。
         
〝若是出了什麼差錯…〞
 
〝若那古德曼.沃爾夫只是另一隻覬覦聖杯的惡狼…便毀了聖杯。〞
 
〝讓愛因茲貝倫的女武神們在下一次的聖杯戰爭中、展翅翱翔〞
 
這是大祖父的命令。
只要在聖杯中強制寫入特殊術式。
在聖杯下一次降臨時,
芙蕾雅與索妮雅便注定會成為Master、代表愛因茲貝倫參戰。
但現在的我—
並不打算完全遵守這個命令。
 
鏘!!!
就在我思考著自己的計畫時。
淒厲的聲響提醒了我,自己已經沒有時間猶豫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『再問妳一次,是妳…稱妾身為屠殺者的嗎?』
『妳身為英格蘭女王時,下令處刑了數以百計的人民—』
『…他們是該死的異教徒。』
『異教徒是汝等凡人的概念,他們被妳屠殺、則是毋庸置疑的事實。』
『妾身說他們是該死的異教徒!!妳聾了嗎!!』
 
鏘!!!
Saber身旁的女武神們突然發動攻擊,
兩把光之長槍同時刺向Assassin,卻撲了個空。
黑色的身影輕輕落在交錯的兩把長槍上。
Servant雖然有超乎常人的運動能力,但如此動作絕不是一般英靈能做到的。
 
 
『明白了嗎?…這便是是妳的〝屠殺〞為妳帶來的能力—血腥瑪麗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『毀…毀掉聖杯!?』
聽到我以念話說出的提議,約翰.萊希特似乎傻掉了。
要親手毀掉自己追求了一輩子的東西,會猶豫也是理所當然的。

『齊格菲先生說得沒錯,我們根本不知道芬里爾想做什麼…再這樣下去…』
『可是…』
『安德列和茱迪絲…還在等我們回去呢。』
 一聽瑪利亞.萊希特提到孩子,約翰.萊希特瞬間軟化了。
他沉默了好一會兒,抬起頭來看向我。

『我明白了…齊格菲先生,我們會將Assassin召回,請您將小聖杯毀了吧。』
 
好,這樣就行了。
 
乍看已經成功召喚的聖杯,其實處在一個十分不穩定的狀態。
重點是…現在還沒有任何一個英靈,進入小聖杯中,
當前的情勢下,只要能避免AssassinSaber的戰鬥。
與根源的連結,尚未開啟。
 
接著,只要毀了身為小聖杯的人造人,而不寫入術式…
女武神計畫便會以失敗告終。
芙蕾雅跟索妮雅…就不用與聖杯戰爭有所牽連了。
        
…………她站在我的身旁,
紅寶石般的雙眼一直盯著我看。
是在等我的命令吧?
而我別過頭去,不想直視她的雙眼。
因為我將給她的第一道命令,是殺了她的姊妹—
 

『齊格菲先生—!!』
怎麼了!?
來自瑪利亞.萊希特的念話,讓我感到一絲不安。
Assassin她—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『呵呵…呵呵呵呵呵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—哈哈哈哈哈哈—』
Assassin淒厲又刺耳的笑聲響徹了整個洞窟。
…是?』
Assassin的聲音時而高亢、時而低沉。
真要說的話,已經不太像語言了。
 
一直斷罪,真是辛苦了。』

『妳的罪孽—就由妾身來清算吧!!!!』
 
You—』
 
鏘啷—
鐵鍊的碰撞聲再度響起。
 
Are—』
 
不知是Assassin的憤怒讓『它』出現,
抑或這才是『它』真正的姿態。
這次,我清楚看到了。
從黑暗中出現、衝散了Saber身旁的女武神,就這樣直接將〝罪人〞套上枷鎖—

Guilty

『它』—那帶著血跡,冰冷又巨大的斷頭台。



〝賜30—為自己的罪行辯駁吧。〞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   
被送上了巨大的斷頭台寶具。
30秒後,Saber也會像那些死徒一般,身首異處吧?
         
〝勝負已定〞
         
如果現在是一般的聖杯戰爭,
如果被送上斷頭台的是一般的Servant的話—
我一定也會這麼想。


但是、下意識地—
我已經下令,讓身為人造人的『她』衝了出去,
直直朝儀式的中心—
直直朝尚未成形的小聖杯衝了過去。


 
 『不對…!Assassin!快解除寶具
而同一時間,Lancer的這句話也傳入我的耳中。


 
妾身審問犯人時給我閉嘴!』
Assassin頭也不回,一腳踏在斷頭台前,直盯著Saber看。
『認吧…讓妾身親自為妳行刑。』
 
『我—無須辯解。』
『……!?』
 
『我—是女武神、是徬徨英靈的引導者。我侍奉的、是偉大的大神奧丁』
Assassin愣住的當下,Saber身上放出了光芒。
 
『我的身心—原本就不存在一絲罪孽。』
—!?
Saber說完這句話,
Assassin的斷頭台寶具瞬間碎成片片光點。
然後—
 
『妳呢?屠殺者。』

 

 
鏘啷—
熟悉的鐵鍊的碰撞聲又一次響起。
但、這次被送上斷頭台的罪人,是Assassin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